首页 课程中心 生产设备 资讯动态 项目展示

生产设备

你的位置:【欧冠热门平台】 > 生产设备 > 处世之道

处世之道

发布日期:2022-08-16 15:14    点击次数:183

《庄子》优游得意的哲理

 

《外篇·卷七上·第二十·山木》

 

引言:这一节命名为《山木》。《庄子》借“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分化处世之道,为人之道。林中有棵树,枝叶蕃庑,然则斩柴工人却不砍伐它。为何?因为它没有什么用场,不克不迭做房梁,不克不迭做橱柜,不克不迭锯成板材,做成车,或许轿,总之弗成材。成材的树木早就被砍伐了,因为它弗成材,所以还长在这里,没有人来动它。是以“周将处夫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难免乎累。”成材与弗成材之间,似是而非。说有效,又无用;说无用,又有效。彷佛不相符道,又无不相符道。比喻做人,能不克不迭骑在墙中央,不左不右,不偏不离,不好不坏,不积极也不掉队,不走在后面,也不落在后面呢?云云宛若是可行的,但真实是个谋利派,是个骑墙派。骑墙派好是好,着实也累,累的很,什么都吞吐其词,两端都要市欢,着实难为他了。

做缩头乌龟,就安好吗?跟在人家后面,就没有挫伤吗?你低调,人家就就会说你是大歹徒吗?孔子被围于陈、蔡,招谁惹谁了?毒害谁了?人不克不迭被动招惹挫伤,不克不迭自找麻烦,不克不迭自找乘兴儿,不克不迭自投罗网,不克不迭自身向火坑里跳。有岁月,挫伤是会不请自来,关键是你要懂得回避挫伤,要处理惩罚好挫伤,要看开一点,沉寂一点,沉着一点,随和一点,恬淡一点,安好一点,宽容一点,要懂得顺势而为。

这个全国是物质的,来到物质,寸步难行,然则人又自叹活得太累了,活的太辛苦,太不苟且了。人家有“宝马”车坐,你也要有“宝马”车坐。人家有别墅住,你也要有别墅住。人家是企业老总,身家百亿,在国外有大量贷款,你倾慕得要死要活,拼命地挣钱妄图过与人家同样的糊口生计,你累不累!我没想那末多,只是想不要落在人家后面太多罢了,兴许随大流也就好了。这样的欲望,很畸形,然则也难如愿以偿。人最怕与人比较。你看到的都是比你强的人,另有不如你的人,你没有看到。欲望是无底洞,是填不满的,岂有不累之理。人活着就有苦楚,你没有举措躲到月亮上去,没有举措来到人的全国伶仃的活活着上。然则你可以或许少一点无私,少一点欲望,少一点功利,少一点功成名就的想头。大家都想有所作为,有所作为是要看天时人地适宜的。大家都想建功立业,建功立业是要看条件、情形、背景的。大家都想功成名就,功成名便是要经由过程巨大的支出和不怕失利,以至于不怕就义换来的。

“君子之交淡若水,君子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君子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是《庄子》的理所固然,是处世之道。君子之交,淡如水,清淡时常,没有短长纠葛,不会彼此行使,不会彼此烦扰,是以水可以或许长流,友谊可以或许长存。弄得不分彼此的样,弄到不分你我的样子,弄到穿一条裤子的情份,就会彼此行使,彼此等待,彼此哀告,彼此追问诘责。越是亲密,就越是有空隙,有距离,有嫌隙,有挑剔。亲密无间的倒退趋势便是利断义绝,各自分散。行使他人,就会被他人行使。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益处在前,难免伸手。会带来什么样的成果,不曾想,不会想,不愿想,不敢想,那末灾难不远,就在身后。

 

庄子行于山中,见大木,枝叶盛茂。斩柴者止其旁而不取也。问其故,曰:“无所可用。”庄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庄子瞥见林中有一棵树,长的枝叶蕃庑,然则斩柴工人却不砍伐它。为何不砍伐它?因为它没有什么用场,不克不迭做房梁,不克不迭做橱柜,不克不迭锯成板材,不克不迭做车轿,总之弗成材。成材的树木早就被砍伐了,因为它弗成材,所以还长在这里,没有人来动它。所以庄子说。只要弗成材的树木,得以活上去。)役夫出于山,舍于故交之家。故交喜,命竖子杀雁而烹之。竖子请曰:“其一能鸣,其一不克不迭鸣,请奚杀?”(庄子下山后,在一户人家劳动。客人很欢娱,敕令家丁杀雁以接待庄子。家丁拿着两只雁进去叨教客人说:一只雁会鸣叫,一只雁不会鸣叫,杀那一只?)客人曰:“杀不克不迭鸣者。”(客人说:杀掉不会鸣叫的那一只。)明日,弟子问于庄子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今客人之雁,以不材死。老师将那边?”(弟子问庄子:昨天瞥见的树,因为弗成材而活上去,长的枝叶蕃庑;来日诰日瞥见的大雁,因为不会鸣叫,而送了人命。老师怎么说明呢?)庄子笑曰:“周将处夫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之间,似之而非也,故难免乎累。(“周”庄子自称。我抉择成材与弗成材之间。成材与弗成材之间,似是而非,说有效,又无用;说无用,又有效。彷佛不相符道,又无不相符道。这样就不会受到拖累。“材者有为也,不材者有为也。之间,中道也。虽复离彼二偏,处兹中一,既未遣中,亦犹人不克不迭理于人,雁不克不迭同于雁。故似道而非真道,犹有斯患累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做人能不克不迭骑在墙中央,不左不右,不偏不离,不好不坏,不积极也不掉队,不走在后面,也不落在后面呢?宛若是可行的,但真实是个谋利派,是个骑墙派。骑墙派好是好,着实也累,累的很,什么都吞吐其词,两端市欢,难为他了。)若夫乘品质而浮游则否则。(假设,承袭玄道至德,而自由自在的活在全国上,就不是这个样子。该当是什么样子呢?无对无错,无好无坏,无是无非,无左无右,自由自在,才是“乘品质而浮游”。大原则照旧有的,那便是“乘品质”,你乘的是不品质之风,你照旧不得自由的。)无誉无訾,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无肯专为;(“訾,毁也。龙,出也。蛇,处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道”有成败之说吗?有黑白之说吗?有毁誉之说吗?有进退之说吗?有对错之说吗?相符道,另有成材,弗成材之说吗?人该当“当世浮沉,与时俱化,何肯偏滞而专为一物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一上一下,以和为量,浮游乎万物之祖;(来日诰日上,就上;来日诰日下,就下。来日诰日顺就顺,来日诰日未来诰日不顺就不顺。随时凹凸,和同度量,随遇而安,与世无争,优游得意,宛如彷佛糊口生计在万物初始之态。“万物初始之态”是什么样子?地球上的事物都处在抵牾当中,事物都是恶马恶人骑,对峙同一的。然则都根据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纪律在变换着,静止着。是以“万物之祖”便是宇宙法例,便是事物静止的纪律。)物物而不物于物,则胡可得而累邪!(役使外物,又不被外物所役使。屋子是拿来住的,不是拿来炫耀于人的;汽车是代步的,不是拿来标榜身份的。官做大了,对老庶夷易近的义务也大了,不是拿来光宗耀祖,而是为人夷易近服务的。有这样的思想,你还会觉的活的很累吗?)此神农、黄帝之法例也。(这便是神农氏、黄帝的时代的处世原则。)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则否则。(说到人间万象,人类的习性,世道炎凉,就不是这样的。)合则离,成则毁;廉则挫,尊则议,有为则亏,贤则谋,不肖则欺。(合久了,就想分开断绝分散;告成多了,难免失利;有为,难免亏损。贤达,遭人合计。功烈大,有遭人忌妒。太弗成器,必遭唾弃。“廉洁则被剉伤,崇高者又遭议疑。世情险陂,何可必固!”[清·郭庆藩:《庄子集释》])胡可得而必乎哉!悲夫,弟子志之,其唯品质之乡乎!”(人生必定要怎样?必定能怎样?真的吗?“故待之不行以一方也,唯与时俱化者,为能涉变而常通耳。”[清·郭庆藩:《庄子集释》]不看事态,不辨形势,不懂趋势,不与时俱进,你的终身必然会不怎样。)

市南宜僚见鲁侯,鲁侯有怒色。(市南僚,“姓熊,名宜僚,隐于市南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此人会见鲁侯,鲁侯表现出了怒色。)市南子曰:“君有怒色,何也?”鲁侯曰:“吾学先王之道,修先君之业;吾敬鬼尊贤,亲而行之,不用臾离居。然难免于患,吾是以忧。”(鲁侯自觉在野很卖力,很专注,很投入,很卖力量。但照旧有患难,有不顺遂,有麻烦。总是不克不迭称心如意。)市南子曰:“君之除患之术浅矣!(你解除忧患的举措太俭朴了。)夫丰狐文豹,栖于山林,伏于山洞,静也;(你看:外相丰盛的狐狸,有斑纹的豹子,栖身于深山老林中,窜伏于山洞山洞中,这是潜心。)夜行昼居,戒也;(晚上进去流动,白日藏起来。这是有戒惧之心。)虽飢渴模糊,犹且婿疏于江湖之上而求食焉,定也;(即便是饥饿,干渴,也要想想,考虑一下,看看能不克不迭走出山洞,到江湖上觅食。这便是“心定”。)然且难免于罔罗机辟之患,是何罪之有哉?其皮为之灾也。(即便云云,还不克不迭幸免于猎人下的套子,布下的网子,躲不开藏在树林里的猎杀,避不掉隐秘之下阴沉森的枪口。是因为狐狸和豹子有什么邪恶吗?不是,不是它们有什么邪恶,而是它们的外相给自身带来了杀身之祸。)今鲁国独非君之皮邪?(往常的鲁国,不便是你鲁侯身上的外相吗?)吾愿君刳形去皮,洒心去欲,而游于无人之野。(“刳形,忘身也。去皮,忘国也。洒心,忘智也。去欲,息贪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你鲁侯遗记自身,遗记国家,遗记心智,遗记欲望,遗记贪婪,施行“有为而治”,进入品质之乡,任其自化,另有挫伤,麻烦,忧患,干瘪吗?人活着就有苦楚,你没有举措躲到月亮上去,没有举措来到人的全国。然则你可以或许少一点无私,少一点欲望,少一点功利,少一点有为于世的主见主张。大家都想有所作为,有所作为是要看天时人地适宜的。大家都想建功立业,建功立业是要看条件、情形、背景的。大家都想功成名就,功成名便是要经由过程巨大的支出,和兴许就义,敢于就义的精神调拨下拼搏来的。既想拥有鲁国的全国,又不想担担当任,降服艰辛,那末你能“游于无人之野”吗?)南越有邑焉,名为建德之国。(来到鲁国很远很远之处,有个“建德”之国。)其夷易近愚而朴,少私而寡欲;知作而不知藏,与而不求其报;不知义之所适,不知礼之所将。(那里的老庶夷易近,极度质朴,极度纯真,也不无私,没有什么欲望,不藏着掖着,做什么事变不求酬报。既不晓得“义”用在那边,也不晓得,“礼”干什么用。)猖狂妄行,乃蹈乎大雅。(他们为非作歹,肆意而为,然则并无来到大道。)其生可乐,其死可葬。(他们活着,就好好地活着,死了就坦然地下葬。)吾愿君去国捐俗,与道相辅而行。”(我停留你能舍去国家,捐物化俗,到那个地方,去追随大道而行。)君曰:“彼其道远而险,又有江山,我无舟车,如何如何?”(那个地方太远了,有江山隔绝,路途又艰险,没有舟车,怎么能到的了呢?这位鲁侯切实是个俗人,凡人,屈曲的人,不开窍的人。去“建德之国”用的着舟车吗?用的着远离鲁国吗?人的干瘪是自找的,麻烦是自找的,人生惨剧多数是自导自演的。一转念,万事皆休,万事皆了,万事皆空。)市南子曰:“君无形倨,无留居,认为君车。”(来到你那高高的皇位,来到你那华美堂皇的皇宫,丢掉你那至高无尚的权利,扔弃你那奢靡浮华的糊口生计,这便是你通往“建德之国”的舟车。)君曰:“彼其道幽远而无人,吾谁与为邻?吾无粮,我无食,安得所致焉?”(那末谁是我的街坊?谁给我粮食吃?没有粮食吃我不是饿死了吗。饿死了还怎么到“建德之国”呢?俗人一个!)市南子曰:“少君之费,寡君之欲,虽无粮而乃足。(大家都说活得太累了,活的太辛苦,不苟且了。人家有“宝马”车,你也要有“宝马”车。人家有别墅住,你也要有别墅住。人家是企业老总,身家百亿,在国外有大量贷款,你倾慕得要死要活,拼命地挣钱妄图过与人家同样的糊口生计,你累不累!我没想那末多,只是想不要落在人家后面太多罢了,兴许随大流也就好了。这样的欲望,很畸形,然则也难如愿以偿。人最怕与人比较。你看到的都是比你强的人,另有不如你的人,你没有看到。欲望是无底洞,是填不满的,岂有不累之理。)君其涉于江而浮于海,望之而不见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穷。(便是欲望使你看不见绝顶,找不到出路,看不见停留,苦争苦熬,疲于被选命。人不克不迭没有欲望,没有欲望,便落空了糊口生计的兴致。然则人的欲望又必须加以压制。你不压制欲望,只好做欲望的仆从。“知足则无全体余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人能压制欲望,便是高人,真人,至人。便能“涉上善之江,游大道之海。”[清·郭庆藩:《庄子集释》])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远矣!故有人者累,见有于人者忧。(你修行的越久,离“无人之野”越近;你压制欲望的才能越强,绝情欲之远,就能返朴归真,就能恬然自若。君王有为而治,老庶夷易近返朴归真,自守素分,全国另有什么忧愁的呢!)故尧非有人,非见有于人也。(尧统治全国,从不役使他人,也不受制于人。役使他人必然受累,受制于他人,必然有忧。)吾愿去君之累,除君之忧,而独与道游于大莫之国。(我停留能减除你的劳累,撤除你的忧患,而径自跟大道一块儿周游太虚的王国。人都不爱好活的太累,却又不克不迭扬弃物质家产的引诱;都认为自身太辛苦了,却又不愿慢下脚步,抖落尘土,静下心来,放松神经,广开言路,分发沐风,轻松自由的活着。)方舟而济于河,有虚船来触舟,虽有惼心之人不怒;(人家无意中遇到你,你忍了;不经意冲撞了你,你宽容了。弄湿了你的衣裳,你抖一抖,笑一笑;即便有人找你的麻烦,你也恬然应对,绝不大息怒火。)有一人在其上,则呼张歙之;一呼而不闻,再呼而不闻,是以三呼邪,则必以恶声随之。向也不怒此刻也怒,向也虚此刻也实。人能虚己以游世,其孰能害之!”(有人搭便车,让他搭吧。有人要上你的船,上吧。开车上路,不警醒刮蹭了一下,一笑了之。别骂骂咧咧的,别威严凛冽的,别老虎屁股摸不得,别老字全国第一,别拿着“老子不是好欺压”的给自身壮胆。不想损伤他人,人家也不会损伤你。这不是太没有面子嘛!面子不是硬碰硬兴许找得归来离去的。)

北宫奢为卫灵公赋敛认为钟,为坛乎郭门之外。(北宫奢,卫国大夫。“名奢。居北宫,因认为姓。”[清·郭庆藩:《庄子集释》]北宫奢,为卫灵公搜集捐款,铸造钟,先在城门外设下祭坛。)三月而成凹凸之县。(三个月,就造好了钟,并编组悬挂在钟架上。“凹凸调,八音备,故曰悬。”[清·郭庆藩:《庄子集释》])王子庆忌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之设?”(王子庆忌,周王之子,周大夫。向他求教:为何造的这样快这样好?)奢曰:“一之间,无敢设也。奢闻之:‘既雕既琢,复归于朴。’(北宫奢说:精诚专注,用心致志,不妄图告成,也不妄图有什么捷径,不假设有什么投机取巧的好举措。我听说:铸造钟要精摹细琢,赓续改良。我便是这样做的。)侗乎其无识,傥乎其怠疑;(我笨得按纪律供职,蠢得循序渐进,不投机取巧,忘怀心智,吃紧忙忙,纯真得很,执着的很,有俭朴得很。)萃乎芒乎,其送往而迎来;来者勿禁,往者勿止;(循序渐进,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走样,生产设备步伐不添加,也不削减。)从其疆梁,随其曲傅,因其自穷。(该直之处直,该弯之处弯,该深之处深,该浅之处浅。随着变换而变换。“刚强难赋者,从而任之;人情曲传者,随而顺之。”[清·郭庆藩:《庄子集释》])故朝夕赋敛而毫毛不挫,而况有大涂者乎!”(搜集捐款却不毁伤他人的益处,更何况是服从大道的供职呢!)

孔子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人烟。(孔子应楚昭王之召,自鲁之楚,涂经陈蔡二国。因为孔子长得像阳虎,陈、蔡老庶夷易近不爱好阳虎,便把孔子一行人围起来了。断炊七天七夜。)大公任往吊之,曰:“子几死乎?”曰:“然”。“子恶死乎?”曰:“然。”(“太公,老者称也。任,名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太公任前去探望孔子,问孔子饿不饿?怕不怕死?孔子是圣人,圣人也是人,不吃也饿,也能饿死。)任曰:“予尝言不死之道。(我说说不死的举措吧。)东海有鸟焉,名曰意怠。其为鸟也,翂翂翐翐,而似无能;引援而飞,迫胁而栖;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尝,必取其绪。(东海里有一种鸟,名叫意怠。飞得很慢,彷佛不克不迭周游飘动;总是跟在别的的鸟后面,也不敢与别的的鸟宿在一起。不敢出头,也不敢落在后背。有食物不敢先吃,吃也是吃其它鸟剩下的。)是故其行列步队不斥,而外人卒不得害,是省得于患。(所以别的的鸟不架空它,不损伤它,终身没有祸患。做缩头乌龟,就安好吗?跟在人家后面,就没有挫伤吗?你低调,人家就就会说你是大歹徒吗?孔子被围,招谁惹谁了?人不克不迭被动招惹挫伤,不克不迭自找麻烦,不克不迭自找乘兴儿,不克不迭自投罗网,不克不迭自身向火坑里跳。有岁月,挫伤是会不请自来,关键是你要懂得回避挫伤,要处理惩罚好挫伤,要看开一点,沉寂一点,沉着一点,随和一点,宽容一点,要懂得顺势而为。)直木先伐,甘井先竭。(长得很直的树木总是先被砍伐,甜美的井水总是先遭干枯。出头的椽子先烂,有材干的人遭妒。总摆阔自身的能耐,必然受到冲击。)子其意者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如揭日月而行,故难免也。(妆扮自身,吹嘘自身,标榜自身,目标是吓人,唬人。吹嘘你的教养,你的品质,你的品质,无非是在说他人有瑕玷,有瑕玷,不崇高。“装饰才力,惊疑愚俗;修莹身心,显他传染;昭昭明察,炫燿己能;如同揭日月而行,故难免于祸患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做人该当混然大同,无异于世。“昭昭者,乃冥冥之迹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世上没有人处事,总是严密美满,总是天衣无缝,好事美满。世上没有人不被奚落、被冷笑、被歪曲、被思疑。纵然没有瑕玷,人家照旧会鸡蛋外头挑骨头。)昔吾闻之大成之人曰:‘自伐者无功,功成者堕,名成者亏。’(“大成之人”指老子同样的人。孔子被封为“大成至圣先师”,是一位圣德弘博的品行崇高的人。“自伐”便是自吹自擂。自吹自擂,不会告成。功成名就,而不知退隐,必然失利。名声极大,就该当闭门不出。否则就要受到损伤。)孰能去功与名而还与众人!道流而不明,居得行而不名处;(谁能扔弃功名,回归到通俗人的糊口生计?谁兴许在亮光大道之下,反而隐居不出?谁兴许在名声在外的岁月把自身隐匿起来?你做到了便是大歹徒,完人,真人。)纯纯时常,乃比于狂;(清淡时常,平油腻淡,一般俗通,无意而动,既不矜饰,怎么会“类于狂人”呢?凋敝凋敝视之随意马虎,富可敌国如同粪土,不是狂人是什么?)削迹捐势,不为功名。(“削迹”便是遮盖功烈。“捐势”便是捐弃势力,有势力不消。“削除圣迹,捐弃势力,岂存情于功绩,以属意于声望!”[清·郭庆藩:《庄子集释》])是故无责于人,人亦无责焉。至人不闻,子何喜哉!”(不叱责责难他人,他人也不叱责责难你。品质教养极高的人不求著名于世。孔子为何偏偏喜好名声呢?)孔子曰:“善哉!”辞其来往,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抒栗,入兽不变群,入鸟不变行。鸟兽不恶,而况人乎!(孔子不是喜好名声,而是爱好有所作为。不是爱好高人一等,而是爱好有所建树,有所贡献,有所作为。孔子不会隐于大泽当中,不会回避到山里去。不会“衣裘褐,食抒栗,入兽不变群,入鸟不变行。”世上没有人,不被他人群情,以至于评论。纵然你躲到山林内里,藏于大泽当中,也不行。人没法永恒地回避在没有人烟之处,你不克不迭长久地与世阻遏,然则人可以或许“削迹”,可以或许“捐势”,可以或许“逃名”,可以或许去欲。)

孔子问子桑雽(“桑雽”,“姓桑,名雽,隐者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曰:“吾再逐于鲁,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围于陈蔡之间。吾犯此数患,亲交益疏,徒友益散,何与?”(孔子问桑雽:假设我再次被驱逐出鲁国,再次被围在宋国,亲戚疏远了,弟子也散了,同伙也没有了,怎么办呢?子桑雽曰:“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林回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假”古国名。“假人”假国之人。“林回”人名。假国有个叫林回的人,遭假国之难,丢下贵重的金玉,抱起孩子就跑。)或曰:‘为其布与?赤子之布寡矣;为其累与?赤子之累多矣;弃千金之璧,负赤子而趋,何也?’(有人问:你抱起孩子就跑,是为何?是为钱吗?一个刚出身的婴儿能值几个钱?你是怕累吗?抱起孩子跑不是更累吗。你舍弃价钱连城的金玉,抱着婴儿跑,是为了什么呢?)林回曰:‘彼以利合,此以天属也。’(价钱连城的璧玉,与我益处相干;孩子跟我,则是人命相干。)夫以利合者,迫穷祸患害相弃也;以天属者,迫穷祸患害相收也。(只是益处相干的,在死活症结是可以或许扔弃的。而人命相干的,遇到再大的利诱也不克不迭扬弃。)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益处相干和人命相干,相差太远了。)且君子之交淡若水,君子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君子甘以绝,彼无故以合者,则无故以离。”(是以君子之交,油腻如水。君子之交才会不分彼此,弄得不行别离的样子。君子之交,淡如水,清淡时常,没有短长纠葛,水可以或许长流。弄得不分彼此同样,弄到谁也离不开谁的样子,就会彼此行使,彼此等待,彼此哀告,彼此追问诘责。越是亲密,就越是有空隙,有距离,有嫌隙,有挑剔。亲密的倒退趋势便是利断义绝,各自分散。)孔子曰:“敬闻命矣!”缓步翔佯而归,绝学捐书,弟子无挹于前,其爱益加进。(《庄子》爱好编故事。这些对付孔子的故事,都是《庄子》编进去的。孔子不会绝学捐书,弟子也不会离他而去。《庄子》讲的是一个情理。过于亲密则疏远,过于疏远则亲密。亲密无间,是有间;清淡时常,有短长相干,不是彼此行使,才是人与人来往的正当的纠葛。)改日,桑雽又曰:“舜之将死,真令禹曰:‘汝戒之哉!形莫若缘,情莫若率。(“形莫若缘,情莫若率”,便是说:人要因形率情,形必顺物,情必率中。也便是说到什么山唱什么歌,看菜吃饭,趁风扬帆。)缘则不离,率则不劳。(性格温顺,常合于物,合于主观现实,就不会乖离。性格率真,就不会劳累,不会疲于被选命。)不离不劳,则不求文以待形;不求文以待形;固不待物。’”(不起义,不辛苦,就用不着遮盖什么,假意什么,润色藻饰什么,就能朴质,可以或许纯真,可以或许恬淡,可以或许安好,可以或许“率性而动,任梗直前,岂复求假文迹而待用饰其形性哉!”[清·郭庆藩:《庄子集释》])

庄子衣大布而补之,正緳系履而过魏王。(庄子身穿细布衣裳,还打着补丁。他用麻绳系好鞋子,走见魏王。)魏王曰:“何老师之惫邪?”庄子曰:“贫也,非惫也。(魏王说:老师为何云云倦怠呀?庄子说:我是穷困,不是倦怠。)士有品质不克不迭行,惫也;衣弊履穿,贫也,非惫也,此所谓非遭时也。(士人,有品质而不克不迭奉行于世,就会倦怠;衣服破了,鞋子坏了,这便是穷困,而不是倦怠。也便是生不逢时啊。)王独不见夫腾猿乎?其得楠梓豫章也,揽蔓其枝而王长此间,虽羿、蓬蒙不克不迭眄睨也。(那些猴子闪转腾挪,跳来跳去的糊口生计在楠、梓、豫、章等高峻乔木上,抓住枝蔓,自由地来往,随意地跳跃攀缘,迅捷,灵巧,往来来往自由,纵然是神箭手羿和逢蒙也不敢鄙视它们。)及其得柘棘织枸之间也,危行侧视,振动悼慄,(然则它们一旦糊口生计在波折丛生的灌木林中,就不一样了,战战兢兢,提心吊胆,东张西望,震颤惊骇。)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处势利便,未足以逞其能也。(不是他们的筋骨不灵巧了,也不是它们的腿脚出了成就,那是因为地形变了,情形变了,情形变了。它们有才能无处发扬了。庄子也可以成为有钱有势,有地位著声望的人,然则那样的糊口生计他不适应,不习性,不爱好。人不克不迭干不习性,不爱好,不适应的事变。)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奚可得邪?此比干之见剖心徵也夫!”(假设君王惨淡,臣子乱来,要想不倦怠,是不兴许呢?比喻比干遭受剖心的刑戮,便是最佳的证明。一旦庄子糊口生计在那样的情形中,也难免遭此不测。)

孔子穷于陈蔡之间,七日不人烟。左据藁木,右击藁枝,而歌猋氏之风,有其具而无其数,有其声而无宫角。(孔子受困于陈蔡,整整七天饿肚子,左手靠着枯树,右手敲枯枝,嘴里唱起了炎帝时代的歌谣,节拍也乱了,腔调也错了。)木声与人声,犁然有当于人之心。(敲击树木的声响,与唱歌的声响在人心中荡漾开来。)颜回端拱还目而窥之。(颜回尊重地侍在一旁,撇了孔子一眼。)仲尼恐其广己而造大也,爱己而造哀也,曰:“回,无受天损易,无受人益难。无始而非卒也,人与天一也。夫今之歌者其谁乎!”(孔子恐怕颜回,不克不迭贯通今后的处境,不理解今后的形势,妄生变数。是以对颜回说:没有人不受天的损益,没有人不承受危难,没有人不承受干瘪。什么事变都善始善终,“自然之理,有穷塞之损,达于时命,安之则易。人伦之道,有〔爵〕(一)禄之益,傥来而寄,推之即难。”[清·郭庆藩:《庄子集释》]所以该当安之若素,随遇而安,是以击木而歌,无意哀怨。)回曰:“敢问无受天损易。”(什么叫“无受天损益”?“天”指工钱之外的通通景象。“损”是损伤。“益”是增益。)仲尼曰:“飢渴寒暑,穷桎不行,寰宇之行也,运物之泄也,言与之偕逝之谓也。(饥渴寒暑,是天意。凋敝穷通是天意。顺遂困厄是天意。凡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都是天意。)为人臣者,不敢去之。执臣之道如同果,而况乎所以待天乎?”(做臣子的,不敢违拗国君的旨意,不是天意,而是“礼仪”,是“端方”,是“律条”。人不克不迭违背自然的律条,不克不迭违背宇宙法例。你是圣人,你的肚子也会饿。你是高人,你也没法逃脱生老病死的法例。)“何谓无受人益难?”(“无受人益”便是不担当他人的协助,不担当利禄。工钱什么不担当利禄,而难呢?担当利禄,就要溺职尽责,就会违背宿愿。便是这样俭朴。)仲尼曰:“始用四达,爵禄并至而不穷。物之所利,乃非己也,吾命有在外者也。(起头通通都顺遂,都通达。爵位有了,利禄有了。外物给自身带来了益处。通通益处,本不属于自身,只不过是我的命好,机缘好,碰上了,赶巧了。)君子不为盗,圣人不为窃,吾若取之,何哉?(所以君子不做劫盗的事,圣人无偷盗的动作。名声不是偷来的,声誉不是抢来的,益处不是天上掉上去的。天上不会掉馅饼。是以假设有什么益处,有什么益处,我都要问为何?)故曰:鸟莫知于鷾鸸,目之所不宜处,不给视,虽落着实,弃之而走。其畏人也,而袭诸人间。社稷存焉尔!”(说燕子聪明,是因为燕子该到那边宿,就到那里宿,该在那边吃,就在那里吃。口中的食丢了,就不捡了。东张西望会被人盯上的,犹游移豫会被人缔造的。糊口生计在人的全国里,你不克不迭不恐惧如鼠啊!)“何谓无始而非卒?”(什么叫做:没有好的起头,就没有好的闭幕?)仲尼曰:“化其万物而不知其禅之者,焉知其所终?焉知其所始?正而待之罢了耳。”(通通都是在变换的,通通都在变换当中,通通都在运转始终,生生不竭,人命始终地推陈出新,去腐生新。不晓得这一点,就没有好的闭幕,好的终止。起头是适应潮流的,中央是适应变换的,了局材干是水到渠成的。)“何谓人与天一邪?”(什么叫做人与自然原先也是同一的?)仲尼曰:“有人,天也;有天,亦天也。人之不克不迭有天,性也。圣人晏然体逝而终矣!”(人类是自然的缔造,自然的便是天生的。是以真实的人性,便是赋性。所以说人与天是一体的。何谓“赋性”?要吃要喝,便是赋性。有生有死,便是赋性。男婚女嫁便是赋性。生儿育女便是赋性。讲求忠孝也是出于赋性。倡始仁爱,也是一种赋性。)

庄周游于雕陵之樊,(“雕陵,栗园名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樊,蔺也”,即篱笆。)睹一异鹊自南方来者。翼广七尺,目大运寸,感周之颡,而集于栗林。(庄子瞥见从南方来了一只鹊鸟,翅长七尺,眼圆一寸,倏忽遇到庄子的额头,尔后又栖身到栗子林中了。)庄周曰:“此何鸟哉!翼殷不逝,目大不睹。”(这是什么鸟呢?翅膀很大,却不克不迭远飞;眼睛很大,目力眼光又极差。)蹇裳躩步,执弹而留之。(是以庄子,提起衣裳慢步上前,拿着弹弓,等待捕捉的机会。)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这时候倏忽瞥见一只蝉,正在浓密的树荫里劳动,恬然的样子,彷佛把什么都遗记了同样。)螳螂执翳而搏之,见得而失态;异鹊从而利之,见利而忘其真。(一只螳螂,在树叶的隐秘下,自鸣骄傲,俟机扑上去捕捉蝉。而那只看似屈曲的大鸟,见利也遗记了自身的存在,对螳螂后发制人。)庄周憷然曰:“噫!物固相累,二类相召也。”(庄子惊叹:啊呀,世上的物类原先便是彼此吸引,彼此干连,彼此夺取的。全体的生灵、总是以利相召引得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益处在前,难免伸手。会带来什么样的成果,不曾想,不会想,不愿想,不敢想。灾难不远,就在身后。)捐弹而反走,虞人逐而谇之。(庄子扔弃弹弓,转身慢步而去。拒守栗园的人,大惑不解,鄙夷庄子。不会飞,眼神不好的大鸟就在那里,怎么不抓了?谁会躲在庄子身后,以求一逞呢?不晓得。有无人躲在庄子身后以求一逞呢?照旧不晓得。你沾人家的便宜,人家也沾你的便宜。你得人家的益处,人家也想得你得益处。全国便是这样的情理呀?而人每每不知恩德,而招灾闹事呀。)庄周反入,三日不庭。蔺且从而问之,“役夫何为顷间甚不庭乎?”(庄子前去家中,整整三天心情都不好。弟子蔺且,跟在身后问道:几天来老师为何一贯不欢娱啊?)庄周曰:“吾守形而忘身,观于浊水而迷于清渊。(活在人间,而遗记了自身是活在人间。显着站在挫伤的水边,却被清澈的湖水困惑了。“夫身在人间,世有夷险,若推夷易之形于此世而不度此世之所宜,斯守形而忘身者也。”[清·郭庆藩:《庄子集释》])且吾闻诸役夫曰:‘入其俗,从其俗。’(遗记了入乡随俗的话,遗记了聪明人反被聪明误的话。)今吾游于雕陵而忘吾身,异鹊感吾颡,游于栗林而忘真。栗林虞人以吾为戮,吾所以不庭也。”(我瞥见大鸟,遗记了自身,游于栗林当中。管园的人不理解我的动作,进而侮辱我,所以我认为很不舒畅。)

阳子之宋,宿于逆旅。逆旅人有妾二人,其一人美,其一人恶。恶者贵而美者贱。(阳朱到宋国去,住在旅馆中。旅社主人有两个小妾,一个俊秀,一个寝陋。但是长得寝陋的小妾,受到痛爱,而长得俊秀的小妾,却受到萧瑟。)阳子问其故,逆旅小子对曰:“其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其恶者自恶,吾不知其恶也。”(阳朱问店主,这是什么启事?店主回覆:那个长得俊秀的自认为俊秀,我着实不认为她俊秀;那个长得寝陋的,自认为寝陋,我不认为她寝陋。”)阳子曰:“弟子记之:行贤而去自贤之行,安往而不爱哉!”(阳子对弟子说:你们记着,品行好的,不要自觉好,长的美不要自觉美。短长美丑要人家来评价呀。)(峻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