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课程中心 生产设备 资讯动态 项目展示

项目展示

你的位置:【欧冠热门平台】 > 项目展示 > 从一年八部到无戏可拍行业萧条下的十八线演员们

从一年八部到无戏可拍行业萧条下的十八线演员们

发布日期:2022-05-07 18:23    点击次数:62

项目大缩水,受影响最大不是头部演员,而是他们之下,千千万万的十八线演员们。我们采访了三位演员,他们有的在头部项目中演过配角,曾经一年拍八部戏,现在却无戏可拍;有的在接受现实捶打后,开始拍起了微短剧;有的在横店当特约演员,过年后还未开工。

行业大热时,就算是在一旁捡“钢镚儿”,很多人也能赚上一笔。但当大风过去,处于食物链中下段的他们只剩下迷茫和焦虑。

小晨(腰部演员,曾在多个头部项目里饰演女配)

——从一年八部戏到一年一部戏,现在的我很迷茫

小晨从2013年开始拍戏,切身体会到了影视行业近十年的浮沉。

虽然小晨在影视剧里大多演的是配角,但在市场最繁华的那几年,她是不愁没戏拍的。2018年算是小晨演员生涯中的高光时刻,那一年她拍了八部戏,“那个时候影视项目遍地开花,电视剧、网剧、网大什么都有。”

但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2020年年初的疫情对影视行业的冲击有目共睹,那一年,小晨只接到了一部戏。2021年就更惨了,小晨仍旧只接了一部戏,而且还是客串。

小晨可以明显感受到,如今的影视行业没钱了,项目数量大跳水。“很多次都是面了试,试了镜,都聊完片酬要签合同了,突然跟你说项目延期了,或者干脆不拍了。”

也有制片人和小晨抱怨过,他们手里囤了不少IP和项目,但不是没有人来投资,就是题材过不了审,只能砸在手里。小晨觉得,在短视频高歌猛进的当下,长视频已经不被金主爸爸们信任了,“不像以前了,他们觉得找个流量拍一部剧就能翻身,现在就连很多广告商都找网红代言了。”

小晨也联系了一些经纪人和制片人为自己争取机会,但得到回复都是现在的项目少了很多,同时又有很多新人涌入,所以竞争很激烈。

而能入片方眼的演员,要不就是背靠强大的经纪公司,要不就是能够带资进组,“我身边就有导演跟演员直接说,你能带资进组吗?能的话我就优先考虑你。”

影视行业萧条,对于小晨这样的腰部演员影响是最大的,“对头部演员其实没什么太大影响,顶多是片酬降了,或者选择少了,但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工作找上来。尾部的群演也还好,反正就在横店,今天串个戏,明天串个戏,总有戏拍。我们这种不上不下的最惨,又接不到戏,又不想降格去当群演或者特约,最后就啥也不是。”

作为演员,小晨似乎总差点运气。

2017年,小晨出演了一部漫改大IP的影视剧,光投资就好几个亿。但这部剧拍到后期突然资金链断裂,组里一大半演员连片酬都没结清,剧到现在也一直没播出。

2018年,小晨出演了两个头部项目,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主演都是一线明星。但电影临近上映,主演之一被爆丑闻,撤档了。电视剧似乎也因为最终呈现的效果不太理想,一直处于积压状态。这部剧里小晨演的是反派女一号,戏份还挺多的。

2020年,小晨本来已经接了一部很有爆款相的都市职场剧,男女主角都是顶流,但因为疫情原因,小晨最后选择了放弃。

小晨觉得,如果这几部戏都能顺利演、顺利播的话,也许自己的知名度会比现在好很多,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接不到戏, “没办法,这都是命。”

戏多的那几年,小晨赚了一些钱,一部戏拍下来,除去给公司的分成和其他一些在剧组的开销,到手能有二十来万。那时候小晨花钱还挺大手大脚,“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像化妆品,一买就买好多,放在那里也不用。”而近两年收入锐减,小晨明显地消费降级了,“没用的东西一定不买,再也不会囤东西了。”

小晨身边一些“混得更好”的演员朋友,如今的日子也不好过,“2018年和2019年的时候,她们都是非女一女二不演的,现在也跑到横店去客串了。有很多演员之前可能都看不上网大,现在会主动打电话问副导演最近有没有网大要拍,就算给的片酬只有之前的十分之一,他们也愿意。”小晨还听说,很多演员的片酬都大跳水,“如果2018年的时候你有五百万的片酬,现在应该降到一百多万了。”

不过,在小晨看来,如今的行业到了这番境地,其实是有迹可循的,因为她明显感受到,剧的质量越来越差。

录试镜片段的时候,小晨经常会被台词无语到,“有些穿越剧、仙侠剧,台词非常扯。”《一起去看流星雨》里,楚雨荨骂慕容云海是猪的台词被网友嘲笑至今,而直到现在,小晨发现很多校园剧里依旧有类似的无脑台词。

“我就很纳闷,为什么现在还有这样的剧本?我觉得不是观众没有成长,是拍剧的没有进步。”而就在小晨刚入行的时候,她觉得当时的剧反倒比现在正常很多,可想而知行业是在开倒车的。

包括流量明星的存在,在小晨看来没有给行业带来任何好处,“流量明星最鼎盛的那几年,是行业最乱的时候,谁有流量谁就能上,并不是实力说了算。”

“所以,也许现在行业正处于一个洗牌的状态。把不好的东西清洗掉,让大家意识到,无论是剧还是演员,都是靠实力说话的。”小晨说道。

现在的小晨还处于一个很焦虑、很迷茫的状态,因为没戏拍,就代表着没有收入,于是她做起了短视频自媒体号,分享一些当演员的经历,不过因为刚起步,还没有可观的盈利。

与此同时,小晨仍旧不想放弃演员这条路,她打算过段时间再去跑跑组,多联系联系人,“首先我不排斥这个行业,而且我也不是说想红或者要成为什么样的演员,我觉得它是我的一份工作,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又有收入,我觉得还挺不错的。”

鱼尾(自称“十八线演员”,曾主演过多部网剧)

——被现实毒打后,我开始演微短剧了

“人生无常,大肠包小肠”是演员鱼尾最近对于生活的感悟。她本来规划好今年过完年就回北京努力跑组接戏,没想到老家在苏州的她遭遇了突如其来的疫情,一直到现在都没办法回到北京。

鱼尾的“水逆”好像从去年年底就开始了。去年11月,鱼尾结束了一部电影的拍摄,随后继续开始跑组,但却被告知,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剧组在招人了,可能要到来年二月份才有活儿。于是,那部电影成了鱼尾近期最后的一部戏,项目展示直到现在也没有接到新工作。

鱼尾2017年中旬凭借出演一部网剧的配角入行,她觉得自己其实错过了行业最鼎盛的时期。的确,2015年和2016年是影视行业的黄金时期——资本大量涌入,IP风潮兴起,演员片酬最高能有一亿多。有朋友曾跟鱼尾回忆道:“你入行之前的几年,演员简直供不应求,只要你在横店,随时能接到戏。”

而到了2017年,鱼尾觉得自己并没有乘上这趟东风,对于她这样刚入行又没太多背景的演员,接戏已经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了。

不过,2017年就算过了鼎盛时期,也比现在强太多了。当时鱼尾在北京跑组,一栋楼里能有二十多个剧组在招人,而现在的数量可能只有当时的一半。鱼尾最长有10个月没接到戏。

鱼尾不禁感慨,作为一名“十八线演员”,基本上时刻处于焦虑的状态,“拍着戏呢,快杀青了,焦虑,因为意味着要失业了。我没戏,我朋友有戏,我更焦虑。我没戏,我朋友也没戏,我依旧焦虑。焦虑了一两月觉得不行,开始自我调节,好了一段时间又开始焦虑,不断反复。”

而就在这样一个反复焦虑的过程中,鱼尾在去年接下了自己的第一部微短剧。

接这部剧算是鱼尾“经历了社会毒打”的结果,“以前心高气傲的,觉得自己拍过几部网剧的女主,不稀得接这个,不稀得接那个。但长期不工作,肯定是有压力的,生活也很困窘。而且我不是科班出身,一段时间不演戏就会生疏。所以相当于没办法,就去演了。近一两年微短剧的项目的确是越来越多了,会有更多的机会。”

鱼尾一方面有心理落差,另一方面也觉得微短剧的剧组相对没那么专业,“专业的剧组就是,我作为演员,我只要把分内的工作做好就行,其他部门的人各司其职。但拍第一部微短剧的时候,我可能还得去操心其他部门的问题,他们一旦没有准备好,最后是影响到了我的发挥。”

不过,鱼尾感受到,慢慢在有专业的人进到这个领域。比如早前鱼尾出演的另一部微短剧,她就感觉非常好,“虽然体量很小,但该有的东西它都有,该准备的工作也都准备得很好,剧本也很合理,拍的时候特别舒服。所以说他们也是在进步的。”

对于微短剧的前景,鱼尾预测,尽管现在短视频占据了人们大多数的时间,但微短剧应该不会吞没长剧,因为两种剧是不同的形式,对标的人群也不太一样,“我觉得应该二者会共同发展吧。”

而且,出演长剧依旧是鱼尾目前的首选,“因长剧的制作级别还是比微短剧要高很多的,宣传的量级也完全不一样,要想提升名气,还得是靠长剧。”

现在鱼尾跟刚入行时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了,不再去想这部戏够不够档次,配不配得上自己,而是把演员当作自己的一份工作,只要觉得还OK,就愿意去做。

但无论如何,鱼尾仍旧热爱这份职业,“我不敢打包票说会永远当演员,也许再经过几年的毒打,我就坚持不下去了,但就目前来说,我还是会坚定地走下去。”

七七(横店特约演员)

——刚来横店一个月拍十几场戏,今年的我还没开工

七七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了自己的演员生涯,可以说是眼见着影视行业从疫情之后的回光返照,一步步走向没落。

2020年九月,七七从北京辞职后来到横店旅游,想着顺便当当群演,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当时正好赶上疫情解封后的开工高潮——据横店影视城统计的数据显示,2020年五月下旬,横店的在拍剧组有49个,筹备剧组有62个——疫情后重启的横店,甚至比往年更加繁荣了。

七七依旧记得,当时就连出租车司机都在跟她感慨“拍戏的剧组扎堆!”那段时间也算是七七最为忙碌的时候,一个月可以拍十多场戏。

当了三个月的群演后,七七考上了特约演员。群演演一天只能赚120块,还要让群演工会抽12块钱,而且每天必须演满10个小时。特约一天能挣五六百,只要拍完戏就能走人,待遇好了不少。

但七七的境遇并没有随之更上一层楼——“接的戏反而更少了。”

一方面是因为剧组对于特约演员的要求更高,竞争更加激烈。七七所在的小特约演员群里,有400多个人,一个角色放出来,大家同时去抢,惨烈度可想而知,“选上你,你就去演,选不上你,你就只能等着下一个角色。”

但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项目明显越来越少了。七七感觉到,现在横店的在拍剧组,比自己刚来的时候至少少了一半。

今年过年以后,七七还没有开过工,没有收入的她只能靠早前工作攒下的积蓄生活。她所在的特约演员群,有一百多个人退了群,不少当特约的朋友也跟她说,接不到活儿,想离开横店做别的行业。七七切身感受到“影视行业真的没有以前那么繁华了。”

与此同时,七七跑组接戏的热情也在慢慢减退,因为她觉得拍的很多戏都并不是自己想要的。“拍戏的时候,每场戏都特别短,可能也就10多秒。所以当你在拍的时候,你是没什么感觉的。但当你最后看到这些片段被剪成了一个完整的剧,你就知道有多尬了,根本无法入眼,太粗制滥造了。”

难得让七七感到专业的剧组是正午阳光的《乔家的儿女》。当天七七是和饰演乔祖望的刘钧一起拍一场买东西的戏。七七到了片场后,被告知之前准备的台词要全部换掉,现场重新排演。但阵脚并没有乱掉,导演让七七记住一些关键词,其他的台词自行发挥,就把它当作是日常生活中的场景,“那场戏拍出来就挺自然的,没有很尬,毕竟是正午阳光嘛,人家是专业的。”

但在横店,像这样专业的剧组,七七觉得只是凤毛麟角,“现在做这行门槛越来越低了,啥都不懂的和稍微懂一点的人都想进来掺和一脚,横店当地的很多村民都办工作室和影视公司,所以可想而知这个行业有多混乱。”

也因此,七七现在会自己写剧本,找朋友一起拍一些微短剧放在短视频平台上播,但局面似乎并未打开。

尽管现在的境遇不太理想,但七七也并没有很焦虑,“不开工的时候就多看书呗,沉淀自己,让自己更从容一些,我做这行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我也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苦,因为我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同时,七七对于影视行业也充满着信心,“虽然现在短视频平台崛起了,但我觉得这只是一个过滤的时间段,等这段时间过去了,我们这个行业一定会继续蓬勃发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