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课程中心 生产设备 资讯动态 项目展示

项目展示

你的位置:【欧冠热门平台】 > 项目展示 > 《人世间》: 春燕与德宝“一夜荒唐”, 是对德宝最狠的算计

《人世间》: 春燕与德宝“一夜荒唐”, 是对德宝最狠的算计

发布日期:2022-05-17 14:00    点击次数:151

曹德宝与乔春燕,是在秉昆家聚会时一见钟情的爱情,当时的春燕,原本是奔着秉昆去的,打算就赖在秉昆家不回去了,结果却被曹德宝的幽默风格和吹口琴的那份专注给吸引了,就在那晚,两个人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醒来后的春燕假装无辜,与秉昆的关系也就不了了之,春燕与德宝闪婚了,可能当时在春燕心里,德宝应该就属于那种看一眼,就想嫁给他的人,两个人肩并肩并排吹口琴,互相欣赏爱慕的样子,和大多数热恋的情侣一样,无比美好。

但是任凭最初的爱情多么美好,两个人的婚姻还是在长期的不平衡中走向了刀兵相见的地步,曹德宝出轨了单位的一个女下属,春燕想不通自己这么多年一心一意地对曹德宝,家里大事小事都是她担着,为何德宝还如此不知足,为了一个什么都不如她的女人要和她离婚。

其实这桩婚姻,从一开始春燕算计德宝的时候就不平衡了,一个未婚女,婚前把男人扒得“一丝不挂”,这本就是一种颠覆传统的方式,而两人结婚后,春燕的强势更是把德宝压得喘不过气,春燕总是习惯性把德宝贬的一文不值,无数次伤了德宝的自尊心。

德宝的出轨,摊牌中字字珠玑,彻底撕开了春燕的油腻,但春燕终究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毕竟在服务行业爬摸滚打多年,心机手段都不简单,她知道如何能够对症下药,虽然她痛恨德宝,但是为了中国人传统的面子和尚未成年的孩子,春燕妥协了,这或许也正是中年婚姻的悲剧。

“一夜荒唐”的算计,注定这桩婚姻不公平

春燕是光字片除了周蓉外长得最好看的姑娘,,在大众浴池做修脚工,虽然听起来不好听,但却是个国家单位,春燕性格好,嘴巴甜,在单位里很讨人喜欢,连老板都要捧着她点,追求者更是一抓一大把。

但是春燕不愿意找大众浴池的男朋友,她不愿意人家说她两口子都是修脚的,所以春燕盯上了秉昆,他俩从小青梅竹马,两家大人关系也很好,极力地撮合春燕和秉昆,但秉昆看着春燕这大大咧咧的性格,一点兴趣都没有,甚至还有点反感春燕。

秉昆知道春燕妈和他妈在撮合他两,但总是假装不知道,在春燕大胆表白时,秉昆也只是装傻,不是春燕不好,实在是春燕不是他的菜,秉昆喜欢的,是那个第一眼就让他神魂颠倒的郑娟,她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

但秉昆越是躲避春燕,春燕越是步步紧逼,除了每天跑到秉昆下班的必经之路上堵他,还常常跑到他家里来,轻车熟路像是回自己家一样,大年初一那晚,秉昆请了自己在木材厂和酱油厂的朋友来家里做客,春燕又不请自来了。

春燕精心地把自己捯饬了一番,比平时的她更多了几分妩媚和娇俏,一进门把秉昆的那帮哥们吓了一跳,大家纷纷调侃春燕和秉昆是“表哥表妹”的关系,秉昆极力解释,自己和春燕没有关系,默默坐在角落吹口琴的德宝,对春燕打起了主意。

一席饭上,德宝不断地引起春燕的注意,当秉昆从春燕家接母亲被拒绝后回到家时,德宝和春燕已经好的跟一对似的,两个人肩并肩坐在炕上,吹着口琴,眼里只有对方,连秉昆的到来,都没有打扰到他们。

几个朋友一起划拳喝酒时,酒到酣处,德宝讲了他家那条街上的一件真人真事。一对年轻人结婚的第二天,新娘子将新郎告到了派出所,说新郎整夜都对她耍流氓,而她是绝不愿以后做一个流氓的妻子的,要求派出所把新郎抓起来。

春燕刚饮入一口酒,笑得急扭身扑哧将酒喷在地上,嘲道:“白痴!要 是我哪天入了洞房,整晩上耍流氓的肯定就是我!”当晚秉昆怕尴尬,就把德宝留下了三个人一起住,说好了德宝秉昆住外屋,春燕住里屋,可睡到半夜,德宝钻了春燕的被窝,但实际上是春燕主动的。

经过秉昆和周母不断地给春燕妈和德宝做思想工作后,春燕与德宝的婚事成了,她向秉昆坦白,其实那晚什么都没发生,这足以证明,这件事是春燕主动的,她的算计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但这并不是正当的手段,这并非德宝情愿的事情。

德宝对春燕是很有好感,但是他心里有一个梦中女孩,他家对面那个小洋楼上拉小提琴的姑娘,德宝励志要娶一个落难高干家的女儿,春燕这么一算计,让德宝猝不及防,没有半点为人夫的准备,就莫名其妙成为了春燕的丈夫,这桩婚姻,对德宝,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

中年女人的“油腻”,从“心软嘴贱”开始

春燕为人豪爽,从来都是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但这是优点也是缺点,有时候,实话也很伤人。德宝与春燕结婚后,没有房子住,就住到了春燕妈家,春燕是个上进好强的姑娘,即便是嫁了人,也从不停止向上的步伐,很快在大众浴池当上了副主任。

德宝也不赖,在酱油厂混得风生水起的,还当上了组长,两口子都是热心善良的人,在秉昆妈昏迷不醒,秉昆因为姐姐入狱的那段日子,春燕德宝每天一边忙工作,一边忙着帮秉昆照顾他妈,春燕还教郑娟给秉昆妈按摩。

可是就像小言川说过的那样,一个人对宠物好,不代表对人也好;对兄弟仗义,不代表会对恋人专一;对父母孝顺,更不意味着对伴侣温顺。春燕白天热心工作帮助朋友,对父母也很好,但是不顺心的时候总是无缘无故对德宝发火撒气。

春燕从一个优秀的修脚工,成为单位的学习标兵,后来工作出色被提拔为干部,还分了一套房子,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搬过去住着,可是房子还没住热,春燕就被小人算计,说她和四人帮是一派的,领导当不成了,房子也住不成了,还被逼着连夜搬出去。

事业上的打击让春燕没地方撒气,被降职了却还要赔着笑脸表示很愿意,极度的压抑下春燕心中的怒火爆发了,她指着德宝骂了一顿,自从结婚后,德宝一直住在春燕家,从前是春燕娘家,后来是春燕的房子,他没有理,半句话不敢说。

德宝也下定决心要好好努力,不能总是让春燕一个人承担着整个家庭,他一路从酱油厂的员工,到小组长,再到车间主任,对工作也是认真负责,虽不如春燕那般能干,但相比几个朋友,德宝也算是优秀的了。

但是德宝和春燕的行业,逐渐拉开了距离,春燕的服务行业越做越红火,德宝的生产行业却因为新产品的出现,变得举步维艰,很多工人失业,坚守阵地的也没有前途,厂里连工资都发不起,春燕即便只是一个修脚工,挣的钱也比德宝多。

后来春燕通过自己的努力,又成为了妇联的副主任,又分到一套大房子,两个人的差距越来越远,春燕也越来越瞧不起德宝,当着几个朋友的面,常常把德宝贬得一文不值,德宝在长期被压抑的生活中,对别的女人动了心思。

不对等婚姻的压抑,让一切背叛早有预谋

那个女孩是酱油厂的文员,也算得上是德宝的下属,她没有春燕能干,没有春燕会来事,更不能像春燕那样保护好自己,在一次谈合作的酒桌上,项目展示对方老板为了能够签约,想想那女孩做出些额外的牺牲,德宝为了她,连马上要到手的单子都不要了。

直接把别人一顿给打跑了,若是换做春燕,根本不需要德宝去保护她,她自己一个人就能把别人打跑,德宝告诉那姑娘:

今天我带你来,就是想让你吃点好的,好不容易当次厂长嘛,厂长老说,只要你多请客,喝十次就能成一次,或许这一次这样接着喝下去就能成,但是我再怎么着,我也不能把你豁出去!

说完,抱着那女孩哭了一场,女孩摸头安慰德宝,举止亲密,说明两个人平时的关系并不简单,离开春燕,德宝连一个住处都没有,而且两人还有了孩子,里里外外一大家子人,都离不开春燕,但是德宝还是出轨了。

男人在想离开一个女人的时候,就会找借口把错处归咎到那个女人身上,因为那样会显得更理直气壮,德宝父亲离世时,他找到了离开春燕的理由,春燕不给他爸风光大葬,两个人闹得人尽皆知。

但德宝要离婚的理由并不是因为那个女人,中年男人的清醒展露无遗,他要离婚是因为春燕本身,德宝告诉秉昆:

那女孩是挺好,我和她也对脾气,但是我是不会为了这个离婚,媳妇我可以不要,但是孩子我不能不要,哪头轻哪头重我是知道的,我老憋屈了,自结婚以来,在家里大事小事我全得听春燕的!

德宝已经厌弃了春燕,提出离婚时,他已经搬出去住了,春燕是想着要控制德宝,但是不代表她不爱德宝,正因为她爱德宝,才希望德宝改变成她喜欢的那种样子,上进,有本事,能够像秉昆那样挣大钱。

婚恋专家约翰·格雷曾说过:“女人一旦爱上男人,就觉得有必要帮助男人成长和成熟,让男人变得更加完美,于是摇身一变成了改变达人,可男人对这种做法是抗拒和反感的,他们需要的是被女人认可和接纳。”

德宝这兴师动众的一闹,其实是为了表示对春燕的抗拒,两个人已经由当初的不能自已过到了无性婚姻,德宝表示他对春燕已经没有了感情,但那不过是气话,德宝气愤到:

光字片倒插门的就我曹德宝独一份,我人穷志短顾不上脸,在你爸妈家住的时候。干多少活出多少力,我就不说了,那是应该的,但是我得看人家脸色,住你爸妈家是这样,住你分的房子还是这样,我就想,你能看见我努力了,咱们真心换真心,但我今天才明白,真心对君子能换来真心,对小人只能换来蹬鼻子上脸,骑你脖子上拉屎!

婚姻当中,男女最常犯的错误都是试图改造对方。但自古以来,婚姻只会让一个人不断把更为粗糙、拙劣的一面展现给另一半,春燕要改造德宝的想法,从一开始就错了,因为你越是想改造,会让对方越没有尊严,德宝就在春燕的强势中,失去了自我价值。

所以,他明知道离不开婚姻,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对身边比较柔弱的女同事产生保护欲,因为那样可以证明他存在的价值,这份背叛,是德宝对长期不对等的婚姻压抑的反抗,但最后两个人没有离婚,那是因为德宝工作不顺,没有房子,没有资产,若是他像《三十而已》的许幻山那样有钱有经济能力,他一定会选择离婚。

双方势均力敌,是维持婚姻继续的必备砝码

春燕毕竟是多年混迹社会的人,形形色色的男人她都见过,知道怎么做对德宝最有用,德宝这么闹,不就是因为觉得自己活得憋屈吗,那么春燕就满足德宝的虚荣心,两人和好后,春燕怀孕了,她对德宝说话的语气也温柔了,还会像个小女人一样冲德宝撒娇,伏在他怀里哭泣。

但是两人和好没多久,德宝失业了,从前只是工作级别和工资收入的差别,德宝收入不高,但不至于完全靠女人,可是酱油厂倒闭后,德宝完全成了一个吃软饭的男人了,不过这次还好,德宝没有心安理得的吃软饭,而是在家本本分分做个后勤工作者。

德宝告诉春燕,吃软饭就要有个吃软饭的样,他每天把饭做好等春燕回来,给春燕捏肩捶背。

记得有一次,德宝因为他妈把八百块钱的发票弄丢了,德宝求到春燕头上,春燕本就在单位受了委屈,回到家还有拖后腿的,气得劈头盖脸打了德宝一顿,牛牛很淡定地把菜端到另外一边,淡定地把饭吃完。这足以看出,德宝春燕平时就是这样女强男弱的状态。

鲁迅先生在他唯一的爱情小说《伤逝》中写道:爱情必须携手同行,爱情中的两个人必须势均力敌,倘使只知道捶着一个人的衣角,那便是虽战士也难于战斗,只得一同灭亡。

春燕是个女强人,但是女人要在社会上打拼,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任凭她有多爱德宝,若总是被德宝拽着衣角拖累,再爱也会变质,春燕年轻时候是个多么乐观开朗的女孩,可是经历了人生一次次的起起落落后,她也被生活改变了。

若是总是一个人承担着两个家庭,那么换做是谁都会疯狂的,爱情一旦失了衡,那么就会变了味道,春燕也不愿意自己承担那么多,于是不断地托人找关系给德宝找工作,德宝找到工作那晚,春燕格外温柔。

她这突如其来的温柔和勤勤恳恳的付出,感动了德宝,德宝主动说出自己和那个女孩的关系,德宝说自己可能动心了,她性子好,脾气好,从来不和他急,春燕知道了,立马改变了姿态,变主动为被动:

我知道我性子不好,我性子急,经常吼你,你现在工作也有了,房子也解决了,回头给你妈拿八百块钱,就说医疗费单子已经报了,我倒是没事,主要是牛牛的学习,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这是牛牛这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春燕这手段心机,不愧是女人中的佼佼者,几句话就把一个男人的要害拿住,男人这辈子最在乎的不就是自己的父母和子女吗,春燕看的很明白,啥也没说就把德宝整感动了,意识到春燕的好。

对于老公出轨,若是换做一般女人,定然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春燕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关键时刻绝不用这种低级手段,从前春燕不知道德宝还这么抢手,但后来知道德宝有人惦记后,变得越来越懂得示弱。

男人很多时候是需要被夸才能改变和成熟的,德宝得到春燕的赞赏和尊重后,事业也开了挂,不知道捣鼓什么生意,赚了很多钱,虽然两个人的初心都变了,但是夫妻间的感情和默契倒是越来越深了,前半生是激情,中间是凑合,晚年却是相互离不开了。

中年女人的油腻,从把丈夫的弱点扒得一丝不挂开始,生活中,像春燕这样强悍泼辣的性格的女人也往往会让家庭长久以来处于一种低压氛围。

久而久之,这种压抑的氛围在夫妻之间形成了一种“零沟通”、“冷暴力”的婚姻恶性循环,婚姻就面临危机,春燕是聪明人,懂得示弱,但很多家庭却都因为女人的刀子嘴豆腐心弄得破碎,这无疑是得不偿失。